广州时代星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展会新闻
主页 > 新闻动态 > 展会新闻 >

岳敏君:从愉悦视觉到逾越视觉

更新时间:2017-12-02 点击次数: 来源:广州时代星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岳敏君:这次的50多件作品画的基本上还是这几年的想法。考虑要提供一些过去的线索,就拿了早一点的作品放在里边,希望能够连成完整的线;另外也考虑到展览的结构,就没有把这几年的作品全部拿出来,想让展览看起来更清晰一点。


岳敏君《琐碎-5》 综合材料  200×400cm  2014年



岳敏君《琐碎-2》 综合材料 200×400cm 2012年

  雅昌艺术网:从《迷宫》、《场景》、《琐碎》几个系列以及您的代表作品来看,相互之间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岳敏君:这其实是这个展览想回答的问题——在我们所处的这样一个时代里,我为什么会呈现这样一个状态?我希望把自己对这个时代的感知和阶段通过不同形式的创作呈现出来。

  跟大多数人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个点上不同,我会把我的注意力分散在好多个点上。但是我不会故意把不同的思考放一起让它变成某一件或者某一个系列的作品,我希望每一件作品都是独立的,通过这种独立和矛盾的交织、不相融合的繁杂,让我能感知更多、更远、更广阔的一种状态。

  就像这次的展览主题“再偶像中的原形”,“偶像”可能是我最早被观众接受到的信息,“原形”是我在“偶像”背后想传达出来的思考,和对不同东西的探索,从“偶像”到“原形”,应该是能够对我的状态有一个比较立体的呈现。
 

岳敏君:曾经一国外的朋友跟我聊起这个,“为什么你要画不同的东西?对于艺术家来说,这是很忌讳的”。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选择了最传统的一条路。

  你看我们的历史里都是众神共生,很少形成像西方那样有唯一性、排他性的宗教,对政治来说,它可能并不好——多样化的危险是不稳定,个体与个体之间矛盾丛生;单一的文化容易消失却也容易创造出特别辉煌的东西。但是对人的思想解放来说,多样化就是一个靠谱的状态——我们就拿艺术史来说,你是没办法把其他民族的艺术形式放在西方艺术史体系里边去的,因为它是用线性的、唯一性的方式来描述的,这就是单一文明的束缚。

  所以我是想通过不同形式的艺术探索来告诉观众,我们的历史文化就是一种非唯一性的东西,是众神存在的一个世界,尽管有着混乱的形态,但是也充满着活力。

上一篇:LOHAS艺术博览节:下个香港巴塞尔?

下一篇:没有了